网站导航
文章内容页
当前位置: 首页>>校友来访>>正文
《母校的回忆》1961.7—1964.7
2017-12-18 10:53 作者/杨桂芝(61级7班)  审核人:

      19617月末,我和父亲带着简单的行李乘火车来到白城,去一个充满理想的地方——白城卫校。我考取的是护理专业,那年我16岁。

        这是一座我未曾到过的城市。从火车站到学校的距离大约有10多里路吧。那时没有通往郊区的公交车,父亲背着行李步行把我送到了学校。我茫然地跟在父亲的后面,办理着并不复杂的入学手续。之后,被安排在一间宿舍里,屋里已经先到两个同学。父亲把我安置完,稍做休息就要离开。孤独无助的我,望着马上离开的父亲不知道该说什么。毕竟我才16岁,而且还是第一次离家。父亲也不放心,临行前嘱咐我:想家的时候,星期天就回去。。父亲头也不回沿来时的路走了。我的泪水顿时流了下来,此时想的不是父亲一路的辛苦劳累,而是我自己的处境……那两个同学和我同病相怜,年龄又都小,自然不会安慰我。

        静下来的时候,我看了看周围环境:所说的学校,只是在白城西部郊区一片空旷的地面上,有几栋破旧砖瓦房,没有院墙。放眼望去,周围还有几户人家。在学校西北方向的远处,依稀能看到一群建筑,据说是林业学校。总之,可以用视野开阔来形容当时我校的环境。

        宿舍在一条东西路的北侧,一排小砖瓦房,屋里北面是走廊,南面临时用木板隔成几个房间,连房间的门都是用木板钉的。床是板铺,每个房间睡五个人,人均占有宽度约50公分左右(那时的人都很廋)。吃饭的时候,我们便三五成群跟在人流后面,来到另一座比较大点的瓦房里,这就是食堂。里面无桌无凳,同学们排队端着碗移动在打饭师傅的面前。两个大盆里,一菜一饭摆在临时搭的案板上,师傅们按每个人要求的饭量进行打饭。那时正处在国家三年自然灾害困难时期,国家定量每人每月35斤粮食,学校每人每月发9元伙食补助费。每天主食:早晨黑面疙瘩汤,中午和晚上是高粱米饭,每月只有3斤大米和面粉。菜基本是白菜土豆。肉蛋类更是奇缺,限量供应。所以,大家没有太多的奢望,关心的不是伙食质量,而是数量。每人每月伙食费支出基本上都是在9元钱范围之内。

    教室是在一个像大会议室的房子里。桌凳也非常破旧,我们班40几个人集中坐在前面,两边和后面空闲很多地方。记得有一次上解剖课,门开着,一个老太太站在门口,看到吴晧老师拿着颅骨讲课,说了一句:我看像个老爷们的脑瓜骨!大家都哈哈笑了起来:农村的老太太还可以免费接受医学教育呢!

    那时学校已经开始建楼。可能是因为资金困难或设备落后人工不足,我们在早晚、星期天、课间操或是不定的时间都要劳动,挖沙、筛沙、搬砖等等。刚入学的迷茫、超强度的体力劳动、艰苦的学习生活环境,考验着每一个同学。

        时间过得真快,转眼到了十月,天气渐渐冷了,在我们入学两个多月的时间里,楼房第一层已经封顶。不知为什么,学校让我们从南面的小瓦房宿舍里,搬到仅封顶的一楼。楼的周围布满了脚手架,没窗没门,地面凸凹不平,里面没有隔断,唯一能让人高兴的是比原来宽敞了,四十几人同住一室,睡的依然是木板搭的通铺。当然,晚上不可能有灯,吃完晚饭就得赶紧进楼,楼里楼外到处是砖头石块,楼里的地面比外面低很多,稍不留意就会摔倒。好在那时没有晚自习,荒郊野外又没有去处,大家没事儿各自做点什么或互相交流交流,然后就睡觉了。

        大概过了一周左右,半夜里忽然下起了雪,有人发现时,对着窗户睡觉的同学被子上已经落了一层雪,大家赶紧起来,把床上的草垫子拿下来立在窗口上。不一会儿,一阵风刮过,垫子被吹翻,砸到刚刚躺下的同学身上。一声声惊叫,没人能睡得着。大家开始摸黑说着话,有人抱怨:这学校条件太差了。有人说:明天就回家,不念了。第二天上课的时候,有两个同学真的没有来,悄无声息地走了,我们相互间甚至还没有太深的印象......

        几天后,老师通知我们说往洮南精神病院搬。行李由学校安排送到火车站,而学校的一些零散小型设备和物品,则由学生随身携带。当时搬迁的有三个班,一个是我们卫校首届招收的护士班,另外两个是医士班。因为没有交通工具,100余人手提肩抗各种仪器物品,奔向火车站。像急行军一样。(想当时,场面一定很壮观!)慢了就赶不上火车了,谁都怕被甩下,兜里没钱吃啥?住哪儿?十几里路,每人手里还都带着东西!累得我们浑身是汗,两腿酸软。白城到洮南仅半个多小时的车程,下车后,老师告诉大家还要步行很远,约十里开外。有个男生说了一句:苦哇!当时就那个条件,没办法。等所有同学都到达目的地时,天都快黑了,吃饭、安排住宿,那个乱啊。住的好像是办公室,通铺,每个房间十人。已经是供暖期,暖气刚有点温度。入学三个月,我们就经历了这么多事情。没过多久,又有几个同学自动退了学,医士班也有这种情况。

        度过了漫长的冬天,我们又返回了白城,但不是回到原来的校址,而是工专学校下马解散后,腾出来的校舍。同学们都很高兴,终于有了比较安稳的学习环境。条件虽然也不好,总比打游击强啊!吃的没有啥变化,住的由单层板铺变成双层,六七十平方米房间住了近四十多人!躺下时,人和人之间基本没有空隙。冬天就在屋子地中间搭个炉子,那时社会治安好,晚上门是不锁的,有工人按时往炉子里添煤,还没觉得冷。

        环境虽然艰苦,时间不会停留,一晃三年过去,经过大浪淘沙,我班由原来四十二名同学,到毕业时剩三十五个。风雨同舟的老师和同学们即将分别,那情那景仍历历在目!现在,那些教过我的老师,有的我还能想起他们的名字和那时的音容笑貌:王景霞(班主任)、吴晧、王玉瑶、刘平安、刘源泉、于霖汇、白常君等老师。衷心感谢那些曾教过我们的老师,向你们致敬!

        五十多年过去,至于我们只住了三个月的校园”——我仍停留在仅一层封顶的在建楼记忆中。多年来,未曾炫耀过母校,我觉得她像一个贫穷的丑娘。但值得我骄傲的是:从那里走出来学子们,满载丑娘的期望奔赴全省各地,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,发挥着他们最大的作用!当我看到学友参加同学聚会给我发来的照片时,心情无比激动,感慨万分!园林式的校园,宽敞、洁净,楼房林立,让我无处寻找当年的影子!一切都是现代化的建设!我问:我曾经付出过汗水、梦寐以求的那栋楼还在吗?在,就是照片上的那栋三层小楼。我的目光停留在那栋楼上,感到格外亲切!校友向我介绍母校50年来的变化,虽未重返母校,却也陶醉其中……

        1958年开始建校,作为第四批学生,亲眼见证了母校的初始阶段,是何等的艰难困苦!能够发展成现在这样,是经过了几代人不懈地努力!几十年来,为社会输送了大批优秀医务工作者,我校培养的护士,在全省的中、基层医院护理队伍中,一直捍卫着中流砥柱的地位!随着母校各种教学设备的完善,师资水平的提高,今后必将培养出更多的优秀人才!造福于人类,为母校争光! 

 

关闭窗口

版权所有:白城医学高等专科学校   地址:吉林省白城市棉纺路27号   备案号:吉ICP备14002447号-